追蹤
瘋子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瘋子的胡思亂想
  • 17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露死誰手?

 
 
事情要從頭說起,
一早,負責叫伊萬起床的女僕戰戰兢兢的來到了他的床前,而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五位了。伊萬很難叫起床,而且起床時也老是搞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因此,每隔幾天就會有幾個倒楣鬼死在他的水管下。此刻,女僕想著自己等會兒的下場,就感到無限哀淒,她祈禱了一下,希望今天不會是自己的死期,然後深呼吸...
總之先試著叫喚看看...
「伊萬先生...?」
 
 
 
看來無效…。
接著她合掌祈禱了一下,抓起伊萬厚實的肩膀開始猛搖。
「伊萬先生,起床了!!」
 
 
 
依舊沒反應…。
說了聲「對不起!」她把一半掛在床上另一半還在地上的棉被用力抽走。
然而,床上的人依然沒反應,之後這位苦命的女僕又試了許多方法,但床上睡著的伊萬就好比死了似的,一點反應都沒有......
...死了?
女僕對這個想法感到害怕,但她還是伸出手往伊萬的大鼻子探去......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在三分鐘後,女僕終於接受眼前上司已死的事實,沒想到今天不是自己卻是上司的死期!!
將亂糟糟的思緒趕出,她衝出房門叫人...
 


 
「就是這樣...」女僕總算解釋完畢。
「所以說...在那之前伊萬先生就已經死了...?」還在抖個不停的少年問道。
「恐怕是的...」一旁的青年推著眼鏡回答。
「話說...這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你來時就這模樣了嗎?」有著紅眼睛的白髮青年環視一圈這好比遭過小偷的房間,對著女僕問道。
「不......」女僕羞愧的低下頭,解釋她是如何用水管敲爛房間裡的東西試圖吵醒現在依舊躺在床上的上司。
大家錯愕的看著這房間,她確定…不是想要殺他嗎?!!
「哈哈!!你這女人!!」剛剛問話的青年現在捧著肚子大笑。
「我喜歡!!」他朝女僕比出個大拇指。
一旁的娜塔莉亞給了青年一記白眼。
 
「所以...沒有人知道我哥哥是怎麼死的?」彷彿是要讓所有人聽清楚,她緩慢的,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冰冷的語調透露出殺氣。
 
大伙面面相覷,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只曉得,再這樣下去,遲早會被這位瘋狂且憤怒的妹妹殺死。
化解這場危機的是一陣啜泣和一個問句。
一直沒開口的烏克蘭用它特有的,略帶哭腔的嗓音問道。

 
「難道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救活我弟弟嗎?」
 
 
依然是一陣沉默,大家不知該如何是好,娜塔莉亞環視了四周的每一張臉,就在此時,那位東方男子說話了。
「嗯…在我們東方,有樣東西對身體非常好,我想…也許我們可以試試?」他的眼睛對上少女。
少女的沉默似乎代表著同意,於是這位名為王耀的仙人從不知哪來的箱子裡拿出許多細長的針,接著……
「你對我哥哥做什麼?!」少女拿著匕首衝到已經被戳滿一排針的伊萬旁,怒視著一旁的東方男子。
而被瞪視的一方則是不急不徐的繼續著動作,轉眼間伊萬身上已插滿針。
「冷靜點。」男子一臉悠哉的說著。
「這是在我們國家稱之為針灸的一種醫療技術,很安全的。」
手上還拿著匕首的娜塔莉亞明顯不相信這套說詞,她的匕首抵著黑髮男子,要求他把那些可怕的針給拔去。
在又經過大約半小時後,針終於全部拔除了,雖然伊萬依舊像死了一樣,但臉色確實紅潤不少。
「你看!還是有效吧?」男子似乎對自己的技術感到很滿意,雙手插在腰際,不停的點著頭。
「還是沒活過來…」少女臭著一張臉。
「也許要這樣?」矮小的青年捏住伊萬鼻子說道。
「你…你在做什麼?!!」一旁的褐髮青年雙眼瞪大。
「不是說人工呼吸時,捏住鼻子眼睛就會睜開嗎?」少年一臉天真的說著。
這時靜默許久的眼鏡青年開口了。
 
「那是嘴巴才對吧?」
 
 
而且人工呼吸應該是對活人做吧……
 
「啊!!!」立陶宛和拉脫維亞驚叫一聲,接著同時看向一旁的娜塔莉亞。愛沙尼亞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站在一旁,臉上的表情似乎是要他們倆自己好好保重。
就在危急時刻,普魯士的一句玩笑話救了他們。
 
「說不定像童話裡一樣,親一下就活過來啦!!」
 

 
房裡的空氣彷彿靜止了一般。
 
「別說傻話了!」從她臉上實在看不出她是否生氣。
 
「你們走吧!」結果她只說了這句話。
有如初獲大赦一般,轉眼間房裡就不再有其他人,只剩下少女及床上依舊沒醒來的伊萬。
「能和哥哥合體的只有我…要親哥哥的當然也只能是我!」
就在她傾身向前時…
「不好意思!!」只見托里斯困窘的站在門外。
「有什麼事?」少女一邊思考眼前青年到底是何時站在門外,一邊用惡狠的眼神瞪著,臉上的表情似乎在說,如果沒事就要你好看!
「那個……阿爾先生和法蘭西斯先生好像有事要找伊…伊萬先生?!!」青年一副活見鬼樣。
正想責罵他的大驚小怪,順著他的視線……
「哥哥!!!!!」她了解他驚訝的來源了。
伊萬坐起身,看了看房裡的兩張臉。
 
 
 
*                                    *                                    *
 
 
 
他們一起來到了大廳,那裡正圍著一群人。
「你有看到亞瑟那傢伙嗎?」一見到伊萬,法國劈頭問,他看起來似乎有點生氣,鬍渣隨著下巴激烈起伏。
「你也吃了他的派嗎?」另一邊的美國雖然語氣急迫但卻暗藏著幾分幸災樂禍。
他們開始解釋自己是如何受到英國的洗禮。
 
一開始是美國。
英國邀他去家裡,從廚房端出他發明的“新生化武器”。
“不用客氣!盡量吃!”坐在阿爾對面,他笑的和藹可親。
阿爾臭著臉說不想吃,好像還說了什麼除非自己是想死才會吃他的東西之類的話,於是亞瑟就順了他的意,不久,他倒在地上,嘴裡塞了滿滿的派。
 
接著是法國。
「我當時正和位美麗的小姐在一起,那時燈光美,氣氛佳,連一般紅酒都讓人陶醉,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沒想到……」法國說到這裡語帶哽咽。
「他一進來二話不說就朝我臉上賞了個派!!」
聽到這邊大家都低下頭為他默哀三秒,然後慶幸那個倒楣鬼不是自己。接著,轉向一直沒說話的伊萬。
 
「我有遇到他唷☆」他語氣愉悅。
「他給我試吃了他的派,還說連美國和法國都讚不絕口呢~」
「之後就像你們所知道的那樣,感覺像是睡了個長覺呢~」他省略說明自己之後到底有多清醒,以至於可以在危機前一刻醒來。
 
 
兩人瞪大了雙眼,顯然不相信事情只有這麼簡單。他們可是經歷了自己的喪禮,且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免於被活埋的命運。
 
此時,大門「碰!」的一聲被撞開,兩道粗眉就這樣映入大家眼簾,只見亞瑟˙柯克蘭手裡拿著幾個還熱著的“新作”,脹紅的臉上寫著憤怒及不滿,眼淚、怒罵聲一齊併出,而手裡還不忘動作,大伙一邊閃避這飛來的橫禍,一邊了解事情的經過,娜塔莉亞的飛刀更為場面添了幾分驚險刺激。
就在眾人以為這場混亂永遠不會結束時,亞瑟手裡的派終於丟完了,彷彿這是支撐他的一切,他的身體就這樣倒下,給一旁的阿爾接了個正著。
「可…惡……你們這群…混帳!」他口裡念念有詞,但很快就不敵睡意,兩眼終於安份的閉上。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啦!」中間不知是誰問。
而說時遲那時快,從倒下的亞瑟衣服中,滾出一個瓶子,它滾啊滾的來到伊萬腳邊。
 
「唉呀!我找好久了!」
 
 
他一臉愉悅的說著,握緊剛撿起的瓶子,往嘴裡送了幾口。
 
眾人瞪大雙眼,還有人驚訝到嘴巴都合不攏。
一切似乎都有了最好的解答。
 
 
 
*                                    *                                    *
 
 
 
在弄清楚事情始末後,美國和法國不甘心的拖著醉倒的英國回去了。
一旁的三小國正想逃離此地…
「欸嘿☆」
三位顫抖的轉過了頭,其中個子最小的那位簡直快哭了出來。
「我好像聽到有人工呼吸這回事對吧?」他笑的燦爛。
「就算有我也不想對伊萬先生做…」不知道是想辯解還是他的真心話,但肯定的是,無論是哪個答案下場都不會比較好,因為話一出口兩旁的同伴就發出了慘叫。
「拉脫維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久…
「你幹麻啦?!!」
「你不是很喜歡童話故事嘛?」他還記得是誰害自己差點遭到妹妹毒手。
 
「我就讓你跟他們一樣永遠不要醒來好了☆」
 
四周再度混亂成一團,不過伊萬卻笑的很開心。
如果能有向日葵就更好了!他想起夢中的那片金黃,及眾人的歡笑嬉鬧,嘴角又再度上揚。
 
 
 
相信明天也會是美好的一天。





















    --------------王組長眉頭一皺,案情不單純。


這原本是我的副標的XDDD

一開始只是想到題目覺得很有趣寫看看(那時想寫推理劇)
後來不小心認真了(咦
不過最認真的只有前面XDDD
不知道為什麼推理變成搞笑了啦
總之請大家多愛露樣(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